点击关闭

三分pk拾投注:六大政策部署落實有成效 期待金融支持再加力

  • 时间:

三分pk拾投注:

———《民營大企業發展情況》問卷調查結果分析

被調查民營大企業今年以來的經營形勢比較平穩,處於穩中略增狀態,對今年全年經營情況持相對謹慎樂觀的態度,認為未來三個季度的經營形勢可能會趨穩向好。

去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發表重要講話,就加快民營企業發展作出了「減輕企業稅費負擔」等六個方面的有關政策落實的重大部署。從問卷調查結果看,民營企業與企業家對上述六個方面的改進均有較好感知。其中,對「構建親清新型政商關係」的成就感知最為明顯,對「保護企業家人身和財產安全」的成就感知居於其次,對「解決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的成就感知最低。

減負是民營企業普遍性政策訴求。民營企業最為需要的支持政策是「減輕企業稅費負擔」,其次是「加大金融支持力度」,再次是「建設公平競爭環境」。被調查民營大企業對上述三個方面扶持政策的提及率都超過了50%。

□中國企業聯合會研究部課題組

根據安排,3月中旬,我會在中國企業500強以及製造業、服務業企業500強範圍內,對民營企業就其發展情況實施了問卷調查。問卷主要由五個方面內容構成:一是今年以來企業經營發展情況及全年展望。二是去年11月1日中央民營企業座談會以來企業稅費負擔、融資難融資貴、公平競爭環境、涉企政策執行、政商關係、企業家人身和財產保護等方面改善情況。三是當前企業發展中最突出的內部和外部問題、面臨的困難和挑戰。四是政府支持企業發展需要採取哪些主要措施。五是對進一步改善發展環境、推動企業高質量發展的政策建議。調查結束后,共回收有效問卷119份。問卷調查具體情況分析如下。

1.今年以來企業經營總體平穩

問卷調查結果表明,今年以來企業的經營情況總體上比較平穩。從營業收入、利潤總額、用工需求、出口、投資五項指標的簡單算術平均值看,有9.7%的企業表示有明顯增長,有39.8%的企業表示有所增長,有30.3%的企業與去年同期相比基本持平。總體上看,被調查民營大企業今年以來的經營形勢比較平穩,處於穩中略增狀態。雖然也分別有11.6%、2.9%的企業表示與去年同期相比有所下降、明顯下降,但總體比例並不高。

分指標看,營業收入指標的表現明顯好於利潤總額變化。營業收入發生不同程度增長的比例為68.9%,但利潤總額不同程度增長的企業只有53.0%,比營業收入指標低15.9個百分點。與此同時,營業收入出現不同程度下降的企業佔比只有10.1%,但利潤總額出現不同程度下降的企業比例則達到了24.4%,利潤總額下降的企業比營業收入下降的企業多出14.3個百分點。

企業出口增長同樣弱於營業收入增長,國際市場需求相對疲軟,對增長貢獻呈下降趨勢。在全部被調查的民營大企業中,只有5.9%的企業認為出口有明顯增長,另外有26.1%的企業表示出口有所增長,出口增長的企業總佔比為32.0%,不到營業收入增長企業佔比的一半。不過,考慮到由於有23.5%的被調查企業並沒有填寫出口變化數據,所以結論可能並不一定嚴謹。

2.對全年預測為中性趨穩向好

問卷調查結果表明,被調查的民營大企業對今年全年經營情況持相對謹慎樂觀的態度,認為未來三個季度的經營形勢可能會趨穩向好。有11.8%的企業認為未來三個季度會比一季度有明顯好轉,有42.0%的企業認為會有所好轉,持轉好預測傾向的企業佔比為53.8%,超過了半數。有24.4%的企業預測持平,4.2%的企業認為會有所惡化,0.8%的企業認為會明顯惡化,被調查企業做出悲觀預測佔比僅有5.0%。此外,9.2%的企業認為對未來三個季度的經營形勢難以做出判斷,另有7.6%的企業沒有填寫預測數據。如果將這些企業視為持悲觀態度,則總體持悲觀預測的企業佔比增至21.8%。因此,總體上看,民營大企業對未來三個季度可能是持謹慎樂觀、中性偏穩向好的態度。

2018年11月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發表重要講話,就加快民營企業發展作出了「減輕企業稅費負擔」、「解決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營造公平競爭環境」、「完善政策執行方式」、「構建親清新型政商關係」、「保護企業家人身和財產安全」等六個方面的有關政策落實的重大部署。從問卷調查結果看,4個多月來,各級政府對此高度重視,具體落實,民營企業與企業家對上述六個方面的改進均有較好感知。其中,對「構建親清新型政商關係」的成就感知最為明顯,改進感知比例為79.4%;對「保護企業家人身和財產安全」的成就感知居於其次,改進感知比例為69.7%;對「解決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的成就感知最低,改進感知比例僅為37.9%。

1.企業對減輕企業稅費負擔有較好感知

減稅降費取得初步成效。總體上看,企業認為自去年11月1日,習總書記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發表重要講話以來,企業的稅費負擔有所減輕。有11.6%的被調查民營大企業認為自身稅費負擔有較大好轉,有37.5%的企業認為自身稅費負擔有所好轉,感知稅費負擔降低的企業佔比為49.1%,接近一半。但與此同時,也有40.2%的企業認為稅費負擔並沒有發生變化,另外分別還有5.0%、0.8%的企業認為自身稅費負擔有所加重、明顯加重。

具體來看,企業對稅收負擔下降的感受最為明顯,有66.4%的企業感知到稅收負擔有不同程度下降,而認為稅收負擔不減反增的僅有4.2%。企業對地方政府亂收費、亂攤派情況改善的感知程度居於第二位,有63.9%的企業認為當前亂收費、亂攤派現象有不同程度好轉,認為亂收費、亂攤派更趨嚴重的僅有1.6%。企業對降低中介組織收費的改革感知程度最差,只有34.5%的企業認為當前中介組織收費有所下降,另有6.7%的企業認為中介組織收費問題更加突出。此外,企業對行政事業性收費、社保費用、水電氣供應與鐵路港口等服務費用降低的感知程度都沒有超過50%,分別只有46.2%、42.0%、42.0%。

2.期待融資難融資貴根本性好轉

政府多維度推進金融支持民營企業發展,但大多數民營大企業資金壓力並無實質性緩解。總體上看,只有4.6%的企業認為當前融資難融資貴有較大程度好轉,有33.3%的企業認為融資難融資貴只是有所好轉,有37.6%的企業認為融資難融資貴狀況與去年基本持平。此外,還有7.2%的企業認為融資難融資貴情況有所加重;有0.8%的企業指出融資難融資貴明顯加重。另有多達16.5%的企業沒有對融資難融資貴表明態度,其實可以將這一群體同樣理解為對融資難融資貴緩解持不願參与評價的負面態度。三者相加,對融資難融資貴緩解持負面態度的企業佔比為24.5%。即將近有四分之一的企業持負面態度,將近四成的企業認為與去年持平,因此可以認為,融資難融資貴雖然在部分企業有所緩解,但對大多數企業來說,問題並沒有得到實質性解決,融資難融資貴未見明顯好轉。

具體來說,企業對多渠道融資的感知最為顯著,有45.1%的企業感知在多種融資渠道上有不同程度好轉。對政府部門拖欠企業款項問題好轉的感知程度居於第二位,有42.9%的企業認為政府拖欠賬款問題有不同程度好轉。

3.公平競爭環境總體好轉

各級政府在推進公平競爭環境建設方面的工作,取得了實質性成效,企業在競爭環境改善方面有明顯感知。總體上看,有11.6%的企業認為公平競爭環境建設有較大好轉,這一比例明顯高於融資難融資貴,也稍高於減輕稅費負擔。有41.5%的企業感知公平競爭環境建設有所好轉,感知比例也高於減輕稅費負擔與融資難融資貴。二者相加,有53.4%的企業認為政府在公平競爭環境建設方面取得不同程度成就。只有0.8%的企業認為政府推進公平競爭環境建設不僅沒有取得成就,反而有所惡化;另外有12.3%的企業沒有對公平競爭環境建設表明態度。這一調查結果表明,各級政府在公平競爭環境建設方面取得了實質性成效,市場公平競爭環境總體有所好轉。

具體來說,各級政府在審批許可方面的改革成效最為明顯,有66.4%的企業認為審批許可有不同程度好轉。在市場准入方面的改革居於其次,有55.5%的企業認為市場准入有不同程度改善。企業對招投標、軍民融合改善的感知程度也都超過了50%,分別為54.6%、50.4%。企業對參与國有企業改革的感知程度最低,只有40.3%的被調查民營企業認為,在參与國有企業改革方面有不同程度好轉。

4.政府政策執行方式進一步改進

各級政府在進一步改進政策執行方式方面取得實質性成果,有將近六成被調查民營大企業認為政府政策執行方式有不同程度改進。總體上看,有10.6%的企業認為當前政策執行方式與先前相比有了較大好轉;有46.7%的企業認為當前政府執行政策的方式與先前相比有所改善。二者相加,認為政策執行方式得到不同程度改進的企業佔比為57.3%。與此同時,分別有4.2%、0.7%的企業認為政府在政策執行方式上有所惡化、明顯惡化;另有8.1%的企業沒有就政策執行方式改進表明意見。綜合而言,被調查民營大企業對各級政府在改進政策執行方式上的付出較為認可,超過半數企業感知到了政策執行方式的改進。

具體來說,被調查民營大企業對政府依法執政的感知最為明顯,有多達70.6%的企業認為政府在依法執政方面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改進。對安監執法改進的感知程度居於其次,有60.5%的企業認為安監部門的執法簡單化現象有不同程度改善。企業對環保一刀切、去產能不同所有制標準統一方面的改進感知也均超過了50%,分別為58.0%、52.1%。企業對去槓桿不同所有制標準統一方面的改進感知最低,只有45.4%的企業認為政府在這方面取得了不同程度改進。

5.親清型政商關係建設成就突出

親清型政商關係建設取得顯著突破,絕大多數被調查民營大企業都認為,親清型政商關係進一步完善。總體上看,有24.7%的企業認為,親清型政商關係建設有了較大好轉,這一比例在全部六個方面的企業感知評價均值中最高;有54.7%的企業認為,當前親清型政商關係建設有所好轉。二者相加,認為親清型政商關係建設取得改進的企業佔比為79.4%,將近佔全部被調查民營大企業的八成。僅有0.2%的極端個案認為當前親清型政商關係建設有所惡化,另有3.7%的企業沒有就親清型政商關係建設表明態度。

具體來說,企業對政府主動為企業服務方面的改進感知最為明顯,有多達85.7%的企業認為當前各級政府在主動為企業服務方面有了進一步的改進。企業對政府聽取企業反映訴求方面改進的感知居於其次,有84.6%的被調查民營大企業認為,當前政府在主動聽取企業反映訴求方面,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改進。有82.6%的被調查民營大企業認為,當前政府在主動為企業解決困難方面有不同程度的改進。企業對中介組織反映企業訴求方面改進的感知程度最低,有64.7%的企業認為,中介組織在反映企業訴求方面有不同程度改進。

6.企業家人身和財產安全感顯著增強

國家在加強企業家人身與財產保護方面不斷出台新舉措,對企業家的人身與財產安全保障不斷提高,企業家的人身和財產安全感顯著增強。總體上看,有20.7%的被調查民營大企業認為國家在對企業家人身和財產安全保障方面有較大好轉,這一感知評價,僅次於親清型政商關係建設;有49.0%的被調查民營大企業認為,國家在對企業家人身和財產安全保障方面有所好轉。二者相加,有69.7%的企業家認為,國家在對企業家人身和財產安全保障方面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改進。僅有2.0%的被調查民營大企業反映,國家在對企業家人身和財產安全保障方面有所惡化。另有5.0%的被調查民營大企業沒有就國家對企業家人身和財產安全保障問題提供數據。

具體來說,被調查民營大企業對企業家人身安全的預期、對民營企業主體地位的感受這兩方面的變化感知較好,分別有70.6%的企業認為,企業家人身安全預期、民營企業主體地位均有不同程度改善。被調查民營大企業對企業家財產安全預期的改善感知程度略差於人身安全預期,有68.1%的企業認為,企業家的財產安全保障有不同程度改善。

對企業發展來說,人的因素至關重要。這不僅僅是因為人力資源是企業的關鍵投入要素,企業必須雇傭一定數量的員工,使其與其他生產要素相結合,方能產出產品與服務。還在於一方面從內部看,人力資源的數量與質量直接決定着企業發展的動力與潛力。另一方面從外部看,人力成本是企業運營成本的重要組成部分,直接影響着企業財務績效水平,構成企業持續發展的關鍵壓力。問卷調研結果很好支持了上述結論:一方面人才支撐不足是企業發展內部關鍵短板,另一方面人力成本上升是阻礙企業發展的外部突出因素。

1.人才支撐不足成企業發展內部關鍵短板

問卷設計時為被調查者提供了十四個內部因素備選項,要求被調查企業從中選擇五個自己認為最重要的影響因素,其中「人才支撐不足」成為影響企業發展的關鍵短板。從問卷統計結果看,所有十四個選擇項都被不同程度提及。這表明所設計選擇項確實都是影響企業發展的重要內部因素,同時也反映了企業對影響企業發展重要內部因素選擇各自有不同視角、不同見解,在這一方面並不存在普遍的共識。

從提及頻率看,「人才支撐不足」、「技術創新能力薄弱」、「缺乏新的增長點」、「管理現代化程度不高」、「資金周轉不暢」,排在民營大企業發展內部影響因素前五位。其中,有71.4%的被調查民營大企業均將「人才支撐不足」列為影響企業發展五大內部因素之一,高居十四個內部影響因素提及頻率榜首,「人才支撐不足」,成為制約民營大企業發展的關鍵短板。「技術創新能力薄弱」居第二位,企業提及頻率為39.5%;「缺乏新的增長點」排在第三位,企業提及頻率為34.5%;「管理現代化程度不高」排在第四位,企業提及頻率為27.7%;「資金周轉不暢」排在第五位,企業提及頻率同樣為27.7%。

此外,企業對品牌重視度明顯不夠,品牌意識有待加強。問卷調查結果表明,僅有4.2%的企業認為,「品牌意識不強」是影響企業發展的關鍵內部因素,這一比例嚴重偏低,客觀反映了民營大企業對品牌建設重視不夠,沒有意識到高質量發展對加強品牌建設的要求。近年來,中央高度重視推動企業開展品牌建設。但民營企業對品牌建設一直都沒能給予足夠重視,在品牌建設上的投入力度也有所不足,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我國民營企業產品競爭力的提升,也不利於民營企業盈利水平的改善。民營大企業對品牌建設的重視度尚且如此,中小民營企業的品牌意識無疑更為令人擔憂。

2.人力成本上升是阻礙企業發展外部突出因素

問卷設計所列出的十二個影響企業發展的外部因素,都不同程度地被提及為影響企業發展的五大外部因素,其中「人力成本上升,企業招工困難」成為六成以上民營大企業所公認的制約企業發展的突出外因。問卷設計時為被調查者提供了十二個外部因素備選項,要求被調查企業從中選擇五個自己認為最重要的影響因素。從問卷統計結果看,所有十二個選擇項同樣都被不同程度提及。這表明所設計選擇項確實都是影響企業發展的重要外部因素,同時也反映了企業對影響企業發展重要外部因素選擇各自有不同視角、不同見解,在這一方面也不存在普遍的共識。

從提及頻率看,「人力成本上升,企業招工困難」、「宏觀經濟不確定性增強」、「國際競爭環境趨緊」、「國內市場有效需求不足」、「科技創新支撐體系不足,匯聚創新資源存在困難」,排在民營大企業發展外部影響因素前五位。其中,「人力成本上升,企業招工困難」被61.3%的民營大企業提及,排在外部影響因素第一位,是阻礙民營大企業發展最為突出的外部因素;「宏觀經濟不確定性增強」排在第二位,企業提及頻率為58.8%,同樣超過了50%;排在第三位的是「國際競爭環境趨緊」,企業提及頻率為46.2%;排在第四位的是「國內市場有效需求不足」,企業提及頻率為37.0%;排在第五位的是「科技創新支撐體系不足,匯聚創新資源存在困難」,企業提及頻率為34.5%。

問卷就民營企業發展對政府扶持政策的需求,提供了「進一步轉變政府職能」、「放寬市場准入和限制」、「減輕企業稅費負擔」、「加大金融支持力度」、「建設公平競爭環境」、「完善政策執行方式」、「構建親清新型政商關係」、「取消按照所有制區分企業的做法」、「依法保護企業家人身和財產安全」、「營造良好的社會輿論氛圍」、「其他」等,共十二個備選項,要求被調查民營大企業從中選出五項,作為企業所最為需要的扶持措施。

問卷調查結果表明,民營企業最為需要的支持政策是「減輕企業稅費負擔」,其次是「加大金融支持力度」,再次是「建設公平競爭環境」。有88.2%的被調查民營大企業提及「減輕企業稅費負擔」作為企業當前最為需要的五大支持政策之一,這一選擇比例已近九成,表明民營大企業對這一政策有共識性的普遍訴求;有73.9%的企業選擇了「加大金融支持力度」作為關鍵政策訴求,有52.1%的企業選擇了「建設公平競爭環境」作為關鍵政策訴求。被調查民營大企業對上述三個方面扶持政策的提及率都超過了50%。排在第四位的政策訴求為「放寬市場准入和限制」,企業提及率為39.5%;排在第五位的政策訴求為「完善政策執行方式」,企業提及率為28.6%。

通過對問卷調查所獲得數據的分析,得到如下主要結論:

結論一:民營大企業對今年發展形勢預測總體上中性趨穩偏好。今年以來,企業發展態勢平穩,超過三分之二的企業與去年同期相比營業收入有不同程度增長,但總體上增幅不大,而且利潤增速慢于收入。關於未來三個季度的預測,儘管半數以上企業總體上認為會有不同程度好轉,但更多傾向於幅度不大的有所好轉。因此,總體上看,民營大企業對全年走勢的判斷是中性偏穩有所向好。

結論二:關於扶持民營企業發展的六個方面政策舉措均在落實之中,落實成效有較大差異。民營企業與企業家對這六個方面的改進均有較好感知,其中對「構建親清新型政商關係」的成就感知最為明顯,對「保護企業家人身和財產安全」的成就感知居於其次,對「解決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的成就感知最低,改進感知比例不足四成。而且,在每一個方面的具體舉措中,企業對改進的感知程度也同樣存在明顯差異。

結論三:人的因素從內部與外部共同制約企業發展。一方面,人才支撐不足是企業發展內部關鍵短板,「技術創新能力薄弱」、「缺乏新的增長點」、「管理現代化程度不高」、「資金周轉不暢」,分別居於內部影響因素的第二至第五位。另一方面,人力成本上升是阻礙企業發展外部突出因素,「宏觀經濟不確定性增強」、「國際競爭環境趨緊」、「國內市場有效需求不足」、「科技創新支撐體系不足,匯聚創新資源存在困難」,分別居於外部影響因素的第二至第五位。

結論四:減負是民營企業普遍性政策訴求。民營企業最為需要的支持政策是「減輕企業稅費負擔」,其次是「加大金融支持力度」,再次是「建設公平競爭環境」;被調查民營大企業對上述三個方面扶持政策的提及率都超過了50%。「放寬市場准入和限制」和「完善政策執行方式」分居第四位與第五位。

結論五:民營企業融資問題,需要特別加以關注。一方面被調查民營大企業感知「融資難融資貴」有所緩解的比例不足四成,絕大多數民營大企業認為融資難融資貴並沒有出現緩解;另一方面,有近四分之三的企業希望政府能夠「加大金融支持力度」,說明民營企業對融資支持確實有着迫切共性需求。

(執筆:劉興國)

今年以來企業經營情況(單位:%)

明顯增長有所增長持平有所下降明顯下降未填

營業收入14.354.620.28.41.70.8

利潤總額10.142.921.820.24.20.8

用工需求7.638.740.310.11.71.7

出口5.926.134.57.62.523.5

投資10.937.030.311.84.25.9

平均值9.739.829.411.62.96.6

對全年經營情況的預測(單位:%)

會有明顯好轉會有所好轉與當前狀況會有所惡化可能出現難以判斷未填

持平明顯惡化

預測佔比11.842.024.44.20.89.27.6

企業對構建親清新型政商關係的感知程度(單位:%)

有較大好轉有所好轉與當前持平有所惡化有明顯惡化未填

政府聽取企業反映訴求30.953.710.60.00.04.9

政府主動為企業服務29.456.312.60.00.01.7

政府主動解決企業困難25.257.417.40.00.00.0

中介組織反映企業訴求13.451.326.10.80.08.4

平均值24.754.716.70.20.03.7

對政府支持措施的需求程度(單位:%)

政策措施政策需求程度

減輕企業稅費負擔88.2

加大金融支持力度73.9

建設公平競爭環境52.1

放寬市場准入和限制39.5

完善政策執行方式28.6

進一步轉變政府職能27.7

構建親清新型政商關係20.2

取消按照所有制區分企業的做法19.3

港媒围堵马妈妈

【三分pk拾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