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极速六合:袁仁國「雙開」-茅台癥結待解

  • 时间:

极速六合:

本報記者 文靜 重慶報道

5月22日,地方大型國企、一直在資本市場被高度關注的貴州茅台(600519)集團的前任領導袁仁國上了貴州省紀委監委網站的首頁:中國貴州茅台(600519)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下稱茅台集團)黨委原副書記、原董事長袁仁國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並將其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處理。

這一調查結論終於為一年前的5月6日,貴州省委組織部深夜10點左右召集茅台集團緊急召開幹部大會提供了一個遲到的註腳和定性——袁仁國不再擔任茅台集團董事長職務,茅台集團黨委書記、總經理李保芳同志被提名為茅台集團董事長「救火」。

5月22日,貴州省紀委監委網站和微信公眾號同時發佈消息,日前,經中共貴州省委批准,貴州省紀委省監委對中國貴州茅台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原副書記、原董事長、貴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長袁仁國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行了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經查,袁仁國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將茅台酒經營權作為拉攏關係、利益交換的工具,進行政治攀附,撈取政治資本;大搞權權、權錢交易,大肆為不法經銷商違規從事茅台酒經營提供便利,嚴重破壞茅台酒營銷環境;大搞「家族式腐敗」;轉移贓款贓物,與他人串供,對抗組織審查。違反組織紀律,不如實報告個人有關事項。違反廉潔紀律,違規從事營利活動,非法獲取巨額利益;大搞權色、錢色交易。違反國家法律法規規定,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涉嫌受賄犯罪。

袁仁國被查

根據貴州省紀委監委的通報,袁仁國身為黨員領導幹部和我省重點國有企業負責人,把黨和人民賦予的國有企業經營管理權當作個人和家族謀取私利的工具,嚴重違反黨的紀律和國家法律法規規定,且在十八大后不收斂、不收手,性質十分惡劣,應予嚴肅處理。依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等有關規定,經省紀委常委會會議、省監委委務會議研究並報省委批准,決定給予袁仁國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將其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處理。

去年5月6日,袁仁國被免去茅台集團董事長職務。外界一片猜測但終無明確官方說法。隨後迎來的是茅台集糰子公司貴州茅台(600519.SH)尤其是銷售公司的大面積人事調整。

到今年5月5日,政協第十二屆貴州省委員會常務委員會第十次會議通過,免去袁仁國同志政協第十二屆貴州省委員會常務委員、經濟委員會副主任、省政協委員職務。值得注意的是,袁的行為已經不僅僅是被「雙開」,包括開除黨籍,更重要的是涉嫌受賄犯罪。

此前的另一個5月。2007年5月16日,原茅台股份公司總經理喬洪在新任命的國資委副主任位置上被查,這是當時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貴州省國資委獲得的獨家消息獲悉,他甚至還沒有到政府部門報到就被帶走。2010年1月15日,喬洪因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被貴州省遵義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死緩。

2016年3月,省紀委發佈消息,茅台集團原黨委委員,貴州茅台原副總經理、財務總監譚定華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審查。此時距離譚定華2015年1月從貴州茅台退休已一年多。最終,譚定華因嚴重違反黨的紀律和國家法律法規,被開除黨籍,取消退休待遇,收繳違紀款物,涉嫌犯罪問題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在茅台酒一度緊缺的情況下,茅台的銷售渠道不管是經銷商還是專賣店、銷售專櫃,都存在着權力尋租的空間。事實上,這更集中地體現在近年來茅台力推的專賣店上。

多年來,茅台酒多次提升出廠價,從2000年的185元到現在的969元,但產量並無大增的「限量提價」策略,正是導致權力尋租的根源。

權力尋租

茅台集團和貴州茅台幾屆高管都栽倒在差不多的5月,不如說貴州茅台施行已久的專賣店體系在廠家控量提價的競爭策略下,為長期供需失衡的市場提供了足夠的權力尋租空間。

在貴州省紀委監委的通報中,大搞權權、權錢交易,大肆為不法經銷商違規從事茅台酒經營提供便利,甚至大搞「家族式腐敗」是袁仁國的一大罪狀。

同樣,喬洪出事也離不開茅台酒專賣店。

從公開信息來看,喬曾批條子讓他人「囤酒」,其弟也曾利用他的關係拿到印刷業務。

喬洪上任之後,全面開始茅台的市場開拓,尤其是在全國大規模鋪設的專賣店開店資格和配額多少讓經銷商們競相爭奪,以及在茅台酒好賣的時候。

早在2005年,貴州茅台已在全國建起了500多家專賣店,以解決終端混亂,到今年,貴州茅台公布的經銷商國內共有2454個,其中大部分以專賣店的形式出現,還有特約經銷商、總代理、系列酒經銷商以及最近發展的少量的電商客戶、自營店和高鐵、機場經銷商們。

專賣店開創初期,和進商超的一般經銷商相比,茅台廠家對專賣店有一些特殊的政策,比如開發專賣店專供酒,經營費用的支持,還有優先保證專賣店供貨,年份酒供貨量比特約經銷商要大一些等。因此,開專賣店一直成為了經銷商爭奪的香饃饃,也給權力尋租創造了空間。

10多年前,曾擔任過茅台銷售公司專賣店管理部部長的聶永曾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電話採訪時表示,銷售公司為了規範經銷商開專賣店的行為,制定了專門的管理辦法。前幾年,除了最基本的條件——最低50萬元的資金門檻和繳納保證金外,還要看該市場是否足夠大,建立后對現有銷售網絡是否有衝突,關鍵還有經銷商的企劃書。

至於在茅台有親戚朋友關係的人,是否在開專賣店上有限制。他稱,沒有。賣酒是做生意,關鍵還是看該經銷商對市場的運作。茅台對經銷商一貫是先款后貨,並不是有關係供的酒就會更便宜。

但如有家屬在茅台酒廠的,該經銷商的責任心和自豪感應該更強,做得更好。

但部分經銷商的感受卻並不一樣。四川有茅台專賣店經理曾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她是2005年投資100萬元開茅台專賣店的,廠里每次供應0.5噸的茅台酒。要想多要就要四處找關係。

去年11月19日,茅台集團官網宣布,茅台集團黨委撤銷聶永貴州茅台集團電子商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等職務,稱茅台電商公司存在違紀違規違法問題。茅台集團黨委同時委派陳華任貴州茅台電商公司工作組組長,全面接管公司工作。聶永於2016年5月升任茅台電商公司董事長。

另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獨家獲悉,貴州茅台下屬銷售公司的片區經理如今已經取消。5月7日,貴州茅台內部有關負責人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比如原西南大區經理鄺英已調任茅台集團文化旅遊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有一段時間。

無獨有偶。喬洪出事後,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經銷商處獲悉,北京和山東的片區經理調回茅台總部,一個到生產車間當主任,一個則調回銷售公司某科室。江西的片區經理調到山東任職。

聶永曾表示,茅台集團的崗位,包括車間主任都是一年一聘。每年春節過後,3-5月,茅台都要進行輪崗和重新聘用。他同時認為,這樣的調整非常有必要。他說:「這有利於茅台對銷售人才的培養和規範。比如有的片區經理和經銷商熟了,經銷商要有違規行為,片區經理難免不好處理。」

業內人士稱,自喬洪出事後,對片區經理的對調,可以看作是茅台在取消權力尋租空間上,有所作為。

但專賣店依然在開,儘管喬洪被查后,早在10多年前茅台專賣店曾經減緩過開店速度,除對西部和上海的茅台專賣店控制發展外,其他地區一律停止發展。但在做大規模和利潤的企業訴求強烈驅使下,專賣店依然遍地開花,茅台經銷商也多達2000多家。

有證券公司分析稱,喬洪從2000年任茅台股份公司總經理后實施的這一策略,最重要的貢獻是突破了茅台的營銷瓶頸。最直接的表現是茅台酒的市場終端價格超過五糧液(000858),公司利潤大幅增長。從2000年到2005年,茅台集團的利潤總額從3.9億元增長到18.9億元。「限量提價策略」,對名酒回歸價值,茅台系列酒市場份額的擠占,都是有好處的。

但是,「限量提價策略」 造成物以稀為貴,也成為了權力尋租的根源。據茅台經銷商告訴記者,由於茅台酒目前嚴重緊缺和巨大的價格差, 1900元的出貨價和廠家969元的差價已高達千元,每多增加一噸茅台酒的經銷權,就可以多賺取價差205萬元,這是10多年前賣茅台酒獲利的10倍。

記者採訪發現,事實上不僅茅台,在名酒身上,都存在着極大的權力尋租空間。在名酒限量提價的巨大缺口下,在巨大的利益誘惑下,專賣店裡到底還有多少權力尋租的空間?(編輯:張星)

杭州多名保安被捅

【极速六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