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三分快三走势图:「書刻雙美」黃教奇

  • 时间:

三分快三走势图:

細草微風

人物名片

黃教奇,號平齋,1950年出生於上海。職業書法篆刻家。現為西泠印社社員,日本篆刻家協會常務理事,日本全國篆刻展評委,全日本華人書法家協會常務理事,墨樂印社社長。出版有《唐詩二十首隸書字帖》《黃教奇書法篆刻作品集》《中國篆刻百家—黃教奇卷》等。

記者陳友望

日前,《書刻雙美——黃教奇赴日30周年紀念作品展》在杭州書畫社舉行,展出黃教奇先生書法和篆刻作品百余件。書刻雙美,洋洋大觀,從這些作品中,我們能深切感受他在藝術上的不懈探索和取得的不凡成果,更能強烈地體察到他那熱愛祖國傳統藝術的赤子之心,以及蘊含在作品中濃郁熾熱的遊子之情。

不放棄

從工人到書法篆刻家

黃教奇的青年時代,有着跟隨着時代而跌宕多變的經歷。「十幾歲的我,在上海市區內的一個印染廠做工人,來回搬運兩百公斤的印染材料到爐里攪拌,這可是個重體力的特殊工種,干一個小時休息一個小時的那種,且還有毒有污染,如果幹到現在,可以提前很多年退休。」說起當時的日子,黃教奇記憶猶新。極度的勞累,許多工人在休息的時候,或睡覺或打牌或閑聊,黃教奇與他們不一樣,休息的那一個小時他十分珍惜,除讀書看報外,練字刻印是他的必修,有趣的是,在他的影響下,有文化追求的青年、追隨者日增,很快,在車間乃至廠級都相繼成立了書法班和書法會。

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改革之風漸次吹開。「家庭成分」不好的黃教奇,憑藉著平時喜讀中外名著的多年積累,順利考入了廠辦技校做起了語文教師。「這是一次飛躍,也告別了做苦力的時期。」其時,他的書法和篆刻也小有收穫了,在上海楊浦區組織的一次篆刻大賽里,黃教奇獲得優秀獎。給他頒獎的人,正是現在篆刻界鼎鼎有名的西泠印社副社長韓天衡。「我大着膽子,向韓老師要了家庭住址。」沒過幾天,黃教奇便循着地址登門求教,其時也就算拜師了,一來二去,黃教奇竟成了韓天衡最早在上海楊浦區「龍江路」斗室幾位最早入室的弟子之一。

沒幾年,堅持努力、敢於挑戰自己的黃教奇,在「上海市人才交流」熱潮中看到一個知名的研究所招聘一名所長秘書,他便去應聘,沒想到一舉成為眾多應聘者中最幸運的那一個。上世紀八十年代末,留學潮興起,先期去日本的好友熱心推薦了日本國立靜岡大學研究生系書法專業,黃教奇當機立斷,辭職而行。他以「人生能得幾回搏」的理念認為,「日本同屬漢字文化圈,我到日本,書法篆刻當大有用武之地。」

放棄優越的工作條件赴日發展,韓天衡老師也十分支持,並親筆介紹,推薦給日本篆刻家協會理事長梅舒適大師。黃教奇一邊在靜岡大學研究日本書道史、中日書法比較等課題,一邊應邀在日本的電視學苑、文化宮等處講授中國傳統書法篆刻。「當時,我還不會日語,但書法篆刻屬漢字文化,兩國通用,除利用黑板講解外重在示範。我的細緻、熱情的教學,深受聽眾們的一致好評。」

隨後不久,他在日本靜岡地區成立了「書法篆刻黃和會」和「墨樂印社」,在全縣(省)數個城市設有書道教育場館,多年下來,培育學生近千人。他在日本各地共舉辦個展二十余次,逐漸引起了東瀛印壇的關注。當時,日本篆刻家協會理事長梅舒適先生也對他青睞有加,推薦其先後出任日本篆刻家協會特別會員、評議員、理事。西泠百年社慶期間,黃教奇率其東灜弟子二十餘人前來慶賀,更有眾多弟子的作品入選或得獎西泠大展,而其本人則正式成為西泠印社中人。由此亦可窺得黃教奇先生為推動中日兩國之間書法、篆刻藝術的友好交流而不懈努力之一斑。這次回鄉展,日本篆刻家協會理事長、西泠印社名譽社員井谷五雲先生專門撰文說,「黃教奇先生以同著名書法篆刻家梅舒適先生的深度交流為中心,作為日本篆刻家協會的常務理事對本協會的發展作出了很大的貢獻。他以其獨特的感性創作出的作品新鮮而多彩,為眾多日本印人所注目。」

書刻雙美

像一個狂信者投身其中

篆刻在中國,以秦漢和明清為兩個高峰。方寸之間,有着藝術之大美。黃教奇于秦漢璽印、明清諸子等歷代名跡,無不心摹手追。

品黃教奇的印作,如讀其人。他為人外表氣息平和溫潤,嚴謹沉穩中不乏大氣,內在情感細膩豐富,熱情中顯露着豪爽。他的印作有秦璽漢印的厚重,有明清諸家的風致,又不失自己個性的神采。其印面講究計白當黑,平中寓奇,錯落有致;用刀沉着嫻熟,暢快圓潤,不拘一格;線條渾厚靈動,曲直虛實,收放自如,彷彿在不經意間突現出獨到的意趣,給人以視覺衝擊的愉悅。黃教奇也因印作的影響力,多次成為中國篆刻研究院、中國書協等單位點名邀請參展的嘉賓。黃教奇自1974年起師從韓天衡學習書法篆刻,深得其師之好評:「不囿於漢,不囿於時,合乎古法,悅於世人,所謂博採廣收,自成一格。」

一個好的篆刻家必定是一位好書法家。在書法上,黃教奇尤擅隸書,數年間,他反覆精研《曹全》《乙瑛》兩碑,深得其中三昧,于遒勁飄逸、古樸俊秀中,塑造出精緻、圓渾、靈動、含蓄,富有金石趣味的個人風格。據此,他又旁涉篆額、漢瓦、魏碑等。他的行草見取法明代諸家,體勢奔放恣肆,點划靈動多變,筆力雄健流暢。

一方印,石材也頗為重要,黃教奇對印石的喜愛溢於言表。曾經有一次回國,一位印材石農帶來許多「豆沙青田」,要價不菲,他一看印石品種、品質皆難得,不假思索,傾囊而出,悉數買下。第二天告知夫人,其夫人笑說,「你這麼愛石,以後就吃石頭吧!」這許多年,他還一直用這批難得一見的印石刻印,「這批豆沙青田,大尺寸很多,非常難得,價格都漲了十倍了吧!色彩明快,看起來溫潤怡人;軟硬適中,刻起來十分爽利。」這次展覽中,有十多方印都是那二十多年前買的豆沙青田石篆刻而成的。

這次回鄉展名「書刻雙美」,由謝稚柳先生生前為黃教奇親題,似鼓勵或讚許其書法、篆刻之精妙。黃教奇笑言,「書刻雙美」留在身邊幾十年了,惟恐汗顏,一直藏着不敢用。「書法與篆刻,確實是中華文明之花中的兩朵奇葩,真是雙美並舉。沉浸其中已有五十余年,我也一直追尋着書法篆刻之美。這次展覽,也是我從藝五十年、旅日從教三十年,作為一個西泠印社社員,對江浙父老及同道的一個彙報而已」、「要說雙美,實不敢當呀」。

「三杯通大道,何必求神仙。」這是黃教奇集李白句而成的一副他極喜歡的對聯。他說,「人的一生不過是歷史長河的一剎那。書法篆刻是我一生的摯愛和追求,從中,我亦能覓得自己人生的『大道』,享受其中的樂趣,我願像一個狂信者那樣投身其中。」

推古驗今

所以不惑

高考放榜时间表

【三分快三走势图】